基本没有优惠政策
来源:    发布时间: 2021-01-13 05:58    次浏览   

同时,简大年说,自贸区也不会拘泥于海关特殊监管区域内的框架。自贸区虽然涵盖上海外高桥保税区,外高桥保税物流园区、洋山保税港区和浦东机场综合保税区,但不会局限于这些区域的发展模式。在价值取向上,自贸区不再侧重于一般的货物贸易,也不是一般的加工贸易培育,而是转向更加注重金融领域、服务贸易领域、航运领域的功能拓展,特别是在制度创新前提下推进新型贸易业态的转变。

“有人问,有没有所得税15%的政策,我说大概没有,因为它不可复制。又问有没有免税店,我说大概也没有,因为也不可复制,不可能全国都开免税店。”

从改革重点上看,和之前的各类保税区、物流园区相比,它们重点关注关境上面的改革,等于是“围墙上的改革”,目前发生在自贸区内的改革是关境内改革,是对体制制度进行改革,过去强调贸易便利化、货物流动便利化,现在强调投资便利化。

上海自贸区虽然借鉴了国际的通行做法,但核心任务不是政策优惠,也不是简单的贸易便利化,而是制度创新,着重突出投资管理、贸易监管、金融创新和综合监管四个方面的制度创新。因此自贸区将借鉴新加坡在电子政务、诚信管理、总部培育、贸易便利化等方面的做法,同时通过创新政府管理方式,减少行政审批事项,推进政府管理由注重事前审批转为事中、事后审批。

关注“围墙上的改革”

一是由于长期以行政审批来管理经济和准入,导致各种法律法规、措施文件汗牛充栋,造成在国内投资中,不同所有制准入待遇有所差别,不同地区间也存在准入差别。其次,负面清单本身也不能设计得面面俱到,过长就变成正面清单。最后,在外商认定标准上,到目前都按注册地来认定,但现在大趋势是越来越多采取住所地认定标准,“这个问题我们还没有考虑”。

昨天,以“中国(上海)自贸区中的管理创新”为主题的复旦大学自贸论坛在沪举行。上海市人民政府参事室主任王新奎在主旨发言中提出,出台上海自贸区这一重大国家战略决策有两层背景,一方面是中国改革的需要,同时也是中国适应全球经济形势新变化的需要,而在整个上海自贸区方案设计中,最核心的部分是投资准入体制的改革。

随后发言的银监会上海监管局副局长蒋明康则表示,从投资领域来讲,中国在海外投资方面与国家的经济规模并不匹配,很多企业“走出去”时有困难,原因之一就是金融服务方面存在问题,所以未来自贸区提供的金融服务中一定会包括离岸业务,即为对外投资提供相应的配套服务,包括并购贷款、项目贷款。同时,自贸区内还要建立全国最高标准的信用体系,以便与国际化接轨。

王新奎在发言中说,上海自贸区严格意义上来说不是传统的自由贸易区。传统的自由贸易区往往以制造业和货物贸易为对象,在海关监管方面给予特殊政策,同时为了某种战略目的给予政策优惠,特别是税后政策优惠。但上海自贸区以服务业开放为主,是探索服务业在特殊区域里对外开放所进行的试验,基本没有优惠政策,即便是眼下拥有的“特殊政策”,将来也会被复制、推广。

“如果能够解决这个问题,那上海试验区可以供全国复制和推广的经验就多了,那就有含金量了,那就‘奢侈’了。”他打趣道。

此外,他还提到,跨境电子交易和高档消费品保税交易展示平台马上就要启动,虽然不是免税店,但依旧可以让市民从中得到实惠。

王新奎坦承,2013版本的负面清单让部分人看了觉得“不过瘾”,这主要由3个原因造成。

他表示,开放性是成为自由港的基本条件,自由港模式主要包括贸易自由、融资汇率自由、资金进出自由及人员自由进出等政策。新加坡等国家处于世界主航道,经济腹地和市场容量又比较狭小,因此选择通过开放来集聚全球的贸易、资金、人才、信息流量,在贸易方面实行低关税,在产业发展方面推行全球国际贸易商计划,通过税收优惠、政府补贴、发展基金等优惠政策,使其成为世界上税负总成本最低的国家之一。

在昨天的演讲中,自贸区管委会副主任简大年则将上海自贸区与全球其他地区的自由贸易区进行了一番比较,特别是新加坡等地的自由港模式。

回答观众提问时,简大年介绍了自贸区管委会目前的工作。现在管委会正在对区内几千家企业做全面排摸,建立底账系统;第三账户分离的方案也配合人民银行开始做,特别是适合金融系统今后开放运作的信息平台。同时,国际贸易结算的步伐没有停止,跨国公司资金池的建立和资金收付汇的管理一直按照原来的计划在推进,一些金融机构和相关的金融服务公司的进入也在紧锣密鼓地进行。

而当谈及“突破口”时,他特别将外汇转移、自由使用货币、汇率市场化等列为金融制度上的突破口,并在讨论服务部门如何贯彻“一线放开,二线安全高效管住”监管原则时说,目前两个需要破解的难题分别是“如何探索构建相对独立的以贸易便利化为主的货物贸易区域和以扩大服务领域开放为主的服务贸易区域”及“如何加强对试验区内企业在区外经营活动全过程的跟踪、管理和监督”。

跨境电子交易平台即将启动